西风未散

ID=西风
脑洞比天大,笔懒写不下
墙头众多,冷坑常驻,咕咕咕咕
头像是APH英/国性转的异色

【水蓝】一束花与一个你(ABO/r)

国际三禁

破镜重圆,水A蓝O,有一点带、球、play,以及微量宁羞

我也没想到咕了这么久还是写完了

之前发过一小部分了

喻文波深吸了口气,踌躇半晌,还是没能推开眼前这扇包厢门。 

这门普通的很,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推开门,他就能见到许久不见的老友们,他们将会一起度过一个晚上,可以叙叙旧聊聊天,去唱k再合影,就像以前的每一次小ig重聚那样,是他喜欢而珍视的友情。一起拼搏的时光,是他整个青春最绚烂的色彩。 

可那儿还会有一个人。 

那个人在比赛时,永远坐在他旁边。他们的座椅总相隔大约三分之一米,他的键盘和他的鼠标总超不过四十厘米。他们挨得那么近,近到他悄悄揉眼睛瞒不过他的视线,他微微叹息一次他便抚慰般地唤他一声,近到他轻而易举便牵住了他的手,承诺着再不分离。 

他是一本诗集里最令他心动的句子,工工整整地用最美丽的颜色抄写在最爱的本子上,每一个笔画都来回琢磨,反复在唇齿间吟诵,一点一点攫取字句间的香气。是他恨不得用牙齿咬碎了、嚼烂了,用舌尖一寸寸研磨,吞下肚里去,却又舍不得,只敢放在手心里用唇小心翼翼啄吻的人啊。 

王柳羿。 

王柳羿,他眨眨眼,轻轻搭在门把上的手抬起,又放下。犹豫片刻,还是转动了把手。 

推门之前他又一次眨了眨眼,唇边泛出一丝苦笑,王柳羿。包厢内的光线比走廊里亮,他生理性地皱着眉眯起了眼,突然就暗自庆幸,这样就没人会奇怪他过高的眨眼频率。 

他没哭,连眼睛湿润也没有,只是今天下了毛毛雨。 

高振宁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直直撞进他的耳膜,姜承録正倚着他笑得声音一颤一颤的,就像悬了果实的树枝。他四处不瞧,只直愣愣盯着一团空气就大声地喊:“宁王筛哥,怎么没把小姑娘带过来瞧瞧?” 

高振宁和姜承録的女儿他只在刚出生时见过,那时他刚巧忙得很,一心一意想给王柳羿一个惊喜,他知道王柳羿想开花店很久了,就盘算着先给他打点好一切,只等下个月老板生日就能收到老板夫送他的礼物。又眼巴巴盼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一个小团子,他一定绝不吝啬腾出心中第二的位置给小团子,第一当然还是王柳羿。 

谁能料到这一晃,高振宁和姜承録的女儿都已经三岁了,小小的花店里,却不见了另一个人。 

高振宁大笑着道:“在她爷爷家里玩儿呢!”他走上来把喻文波往桌边拉,不由分说将他拽到了自己和宋义进中间的座位,按着他肩膀让他坐下。 

喻文波微微松了口气,高振宁虽是个东北糙汉子,却总能为朋友着想,表现出他不同于平时的细致一面。 

他坐了下来,却仍是直直地盯着前方,生怕自己松懈一下,视线便不由自主往左前方飘过去。 

他害怕自己一看到那个人,所有伪装出来了云淡风轻就会统统变得溃不成军。 

宋义进坐在他左边,手突然在他背后不轻不重拍了三下,不似许久未见的招呼,却像是什么提醒和暗示一般。 

他疑惑地看过去,开口道:“老宋……” 

声音戛然而止。 

宋义进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喻文波和王柳羿半年前分手的事,争吵不过是导火索,炸药都是平日里一点一点埋下的。明明那么相爱的两个人,那么相配的一对儿,却因着世事繁杂,终究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误解中激化了矛盾。他是真不明白,恋爱后越有困难越发瞒着对方,倒不如之前敞快明朗了。如今这样的局面,也不知几时才能复原…… 

宋义进一番思索未止,却突然感到桌子下的右边大腿一阵揪疼,却是喻文波在桌下狠狠地掐他的腿。他一抬头,正看见喻文波目光愣愣地往前,胸口一起一伏都看不出,仿佛呼吸被硬生生掐断了。 

他心下一惊,顺着喻文波目光看去,果然看见王柳羿正站着淡淡地望过来,右手执筷,左手微微搭在小腹上,凸起的腹部明显是有孕了。宋义进也不过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的,就在喻文波进包厢之前,他还在苦思冥想该怎么告诉喻文波。只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王柳羿会自己站起身来。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孩子八成是喻文波的,但是王柳羿一直很瘦,不知是不是体质问题,本该六个月大的肚子却不太显怀。凡事总往坏处想的宋义进不由自主就胡思乱想,况且王柳羿对此并没有过多的表示,就好像喻文波知不知道真的很不重要似的,他冷淡的态度差点儿让宋义进觉得他对喻文波真的没了感情。 

但王柳羿立刻就打消了宋义进的顾虑,此时此刻,在喻文波惊愕和迷惑的目光中,王柳羿开口打招呼道:“喻文波。” 

王柳羿的声音和他的表现一样,毫无波澜,像太过平静的湖面,不起涟漪。就如同饮一杯平淡无奇的白开水,或是无味如鸡肋。因为不重要,所以不在意。 

仿佛就真的只是在“打招呼”而已。 

他没有喊我杰克,喻文波想。 

即使退役之后,王柳羿仍然喜欢喊喻文波杰克,就算是吵架或冷战的时候,他还是改不掉喊他杰克的习惯。那一两声“喻文波”都是强行改口,一次次的杰克不知道藏了多少无奈与妥协的爱意。他喜欢他说“杰克”这个词,发音的时候总像在微笑,好看得就像—— 

就像什么呢?喻文波眨着眼睛,就像《泰坦尼克号》里的女主角,她叫那个男主角杰克,他也叫他杰克,正如他是他生命里的男主角一样。 

但是没有了,喻文波觉得雨下得越来越大,仿佛要将整个世界淹没,他不叫我杰克了。 

喻文波的目光终于不再是直愣愣的了,他有些无措,眼睛不安地四处瞧了一圈,仿佛寻不见落足点,然而最终还是没敢落在王柳羿的小腹上。 

他张了张口,终是哑着嗓子道:“蓝哥。”他仍是不愿叫王柳羿全名的,即使现在他们仍处于分手期。他改不掉这个习惯,因为王柳羿已然成为他生命里的一部分,成了习惯。 

他这一句一出口,王柳羿原本平静无波的神色便如同石子坠入湖面,一道道波纹悄然泛起。那一双清亮眸子闪烁着点点微光,轻飘飘地落在喻文波身上,像是黑夜里的萤火虫徘徊在他身边久久不愿离开。 

谁知喻文波傻傻地叫了一声后,便不再说话了,仍是一副苍白脸色,一动也不动,只有手指还在掐宋义进。 

宋义进忍无可忍一巴掌打掉他的手,揉了揉被掐红的地方,心中愤愤,却终归还是没忍心撂着喻文波不顾。谁看不出来王柳羿装着一副无所谓不在意的冷淡模样演他,偏偏喻文波这小子一遇见他蓝哥就智商彻底下线了,鬼知道现在脑子里在想什么,八成觉得王柳羿不要他了,说不定还打算祝福王柳羿和别人——大概觉得王柳羿的孩子不是自己的吧。 

宋义进真不愧是ig曾经的队长,对队员的了解可谓深刻透彻。喻文波现在只觉得天昏地暗,他不知有多么希望王柳羿的孩子是自己的,可他就是害怕,害怕王柳羿不要他了,害怕王柳羿喜欢上别人,害怕王柳羿把他从自己的世界中抹去。 

再勇敢的人,也会有退缩胆怯的时候,只要面对的是他不敢失去的东西。 

于是手足无措的喻文波全然忘了王柳羿还在等他继续开口说话。 

王柳羿向来是个很有耐心的人。 

但他今天就是不想有耐心。 

他站在那儿,看着喻文波不知如何是好,又错愕又难过的样子,知道对方铁定是误会了什么。 

真是傻到家了,他在心里绽开一个浅浅的笑来,像是一朵洁白的雏菊,盈盈一点嫩黄的花蕊都盛在眼睛里。 

于是他欣欣然开口,声音带着轻轻的、难以抑制的水波縠纹泛起,轻泠泠一点,便有一圈又一圈的心思难遮。 

他道:“杰克。” 

这一唤,两人俱是一愣。喻文波猛然抬头,苍白的脸上渗出一抹红晕,仿佛突然有了生气。他的心怦怦地跳着,呼吸微微急促起来,他想,也许他并没有不爱我。也许——他的目光落在王柳羿小腹上,心中似有什么要破土发芽,但他又不敢去想,害怕落一场空。 

王柳羿的心也在怦怦跳着,这一声出口,他才发现自己有多喜欢喻文波。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名字,却让他几乎失去了呼吸。这么多年来,他是唯一一个让他一直心动的人。 

复合大约是不难的,难的是往后。知道如何对待彼此,共同生活。家长里短柴米油盐最容易消磨爱情,既然钟情,就要学会面对,学会克服。 

一顿饭匆匆吃完,按照以往惯例是要去唱k的,然而明显今天喻文波和王柳羿都意不在此,高振宁姜承録便说要回去照顾女儿,宋义进自然理解地也表示有事不便多留,于是一行人散了大半,只剩下喻文波和王柳羿了。 

喻文波想了又想,还是率先开口道:那个,蓝哥,你怎么回去啊?” 

他知道王柳羿没有车,而怀着孕,他又怎么舍得让他挤公交,至于出租车,万一不安全—— 

却听王柳羿答非所问地道:“老宋开车接我来的。” 

哦,宋义进送你来的,喻文波点点头,心里暗想,若是复合了岂不是还得多谢他好意。 

不过蓝哥为何答非所问呢,莫不是—— 

喻文波立刻道:“我开车来的,我送你回去。” 

喻文波没喝酒,却觉着有些醉。 

王柳羿就坐在他右边,安安静静地坐着,安安静静地呼吸着,安安静静地撩拨着他。 

他鼻尖嗅到淡淡的香气,茉莉仿佛一朵朵开在王柳羿的衣襟上,若有若无的花香在车内飘散,他熟悉这味道。 

曾几何时,茉莉的香气常伴他左右,而如今,他会让缺席六个月的花香重回身边。 

花期是一辈子。 

车停在花店门口,喻文波扶着王柳羿下了车,未及他开口,便听王柳羿道:“进去坐坐么?” 

他们一起上楼,进了客厅,一切仍是喻文波记忆里的样子,没有丝毫变化。王柳羿坐在沙发上,喻文波去倒了两杯水来,坐在他旁边。 

一时两人都没有说话。 

长久的寂静后,王柳羿听见玻璃杯放在茶几上的声音,接着是喻文波微微颤抖却又急迫不容犹豫的声音:“我想你了。” 

随即薄荷的清香裹挟着茉莉的香气缠绕上来,王柳羿唇上一凉,抬眼便对上喻文波清亮逼人的双眸。 

他未加思考,伸手揽住了对方的脖颈。

微博

第二天喻文波就把自己的东西搬了回来。 

他站在花店门外,隔着玻璃朝里望,隔着重重花幕,在枝叶里寻找那人的身影。那薰衣草娴雅别致,玫瑰浓情热烈,向日葵活泼灿烂,雏菊小巧天真,在他眼里,却都比不过一小朵茉莉,清新幽静,香气似有若无,又分明格外撩人。 

他欣然推门而入,正对上王柳羿一双水泠泠泛着微波的眼,还有那欢喜的笑意。 

喻文波迎着他上前,上前,去拥抱属于自己的那朵茉莉。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32)

热度(193)

©西风未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