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未散

ID=西风
脑洞比天大,笔懒写不下
墙头众多,冷坑常驻,咕咕咕咕
头像是APH英/国性转的异色

【水蓝|ABO】一束花与一个你(1)

国际三禁

 
 

破镜重圆

 
 

水A蓝O,怀孕梗


 
 副cp宁羞


全文


 

   喻文波深吸了口气,踌躇半晌,还是没能推开眼前这扇包厢门。

 
 

    这门普通的很,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只要推开门,他就能见到许久不见的老友们,他们将会一起度过一个晚上,可以叙叙旧聊聊天,去唱k再合影,就像以前的每一次小ig重聚那样,是他喜欢而珍视的友情。一起拼搏的时光,是他整个青春最绚烂的色彩。

 
 

    可那儿还会有一个人。

 
 

    那个人在比赛时,永远坐在他旁边。他们的座椅总相隔大约三分之一米,他的键盘和他的鼠标总超不过四十厘米。他们挨得那么近,近到他悄悄揉眼睛瞒不过他的视线,他微微叹息一声他便抚慰般地唤他一声,近到他轻而易举便牵住了他的手,承诺着再不分离。

 
 

    他是一本诗集里最令他心动的句子,工工整整地用最美丽的颜色抄写在最爱的本子上,每一个笔画都来回琢磨,反复在唇齿间吟诵,一点一点攫取字句间的香气。是他恨不得用牙齿咬碎了、嚼烂了,用舌尖一寸寸研磨,吞下肚里去,却又舍不得,只敢放在手心里用唇小心翼翼啄吻的人啊。

 
 

    王柳羿。

 
 

    王柳羿,他眨眨眼,轻轻搭在门把上的手抬起,又放下。犹豫片刻,还是转动了把手。

 
 

    推门之前他又一次眨了眨眼,唇边泛出一丝苦笑,王柳羿。


 
 

    包厢内的光线比走廊里亮,他生理性地皱着眉眯起了眼,突然就暗自庆幸,这样就没人会奇怪他过高的眨眼频率。

 
 

    他没哭,连眼睛湿润也没有,只是今天下了毛毛雨。

 
 

    高振宁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直直撞进他的耳膜,姜承録正倚着他笑得声音一颤一颤的,就像悬了果实的树枝。他四处不瞧,只直愣愣盯着一团空气就大声地喊:“宁王筛哥,怎么没把小姑娘带过来瞧瞧?”

 
 

    高振宁和姜承録的女儿他只在刚出生时见过,那时他刚巧忙得很,一心一意想给王柳羿一个惊喜,他知道王柳羿想开花店很久了,就盘算着先给他打点好一切,只等下个月老板生日就能收到老板夫送他的礼物。又眼巴巴盼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一个小团子,他一定绝不吝啬腾出心中第二的位置给小团子,第一当然还是王柳羿。

 
 

    谁能料到这一晃,高振宁和姜承録的女儿都已经三岁了,小小的花店里,却不见了另一个人。

 
 

    高振宁大笑着道:“在她爷爷家里玩儿呢!”他走上来把喻文波往桌边拉,不由分说将他拽到了自己和宋义进中间座位,按着他肩膀让他坐下。

 
 

    喻文波微微松了口气,高振宁虽是个东北糙汉子,却总能为朋友着想,表现出他不同于平时的细致一面。

 
 

    他坐了下来,却仍是直直地盯着前方,生怕自己松懈一下,视线便不由自主往左前方飘过去。

 
 

    他害怕自己一看到那个人,所有伪装出来了云淡风轻就会统统变得溃不成军。

 
 

    宋义进坐在他左边,手突然在他背后不轻不重拍了三下,不似许久未见的招呼,却像是什么提醒和暗示一般。

 
 

    他疑惑地看过去,开口道:“老宋……”

 
 

    声音戛然而止。

 
 

    宋义进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喻文波和王柳羿半年前分手的事,争吵不过是导火索,炸药都是平日里一点一点埋下的。明明那么相爱的两个人,那么相配的一对儿,却因着世事繁杂,终究是在一次又一次的误解中激化了矛盾。他是真不明白,恋爱后越有困难越发瞒着对方,倒不如之前敞快明朗了。如今这样的局面,也不知几时才能复原……

 
 

    宋义进一番思索未止,却突然感到桌子下的右边大腿一阵揪疼,却是喻文波在桌下狠狠地掐他的腿。他一抬头,正看见喻文波目光直直的往前,胸口一起一伏都看不出了,仿佛呼吸被硬生生掐断了。

 
 

    他心下一惊,顺着喻文波目光看去,果然看见王柳羿正站着淡淡地望过来,右手执筷,左手微微搭在小腹上,凸起的腹部明显是有孕了。

 
 

tbc

评论(11)

热度(215)

©西风未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