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未散

ID=西风
脑洞比天大,笔懒写不下
墙头众多,冷坑常驻,咕咕咕咕
头像是APH英/国性转的异色

【IG中心|宁羞|水蓝|异能】与归(00)

国际三禁

全员异能,反派皆系原创

不定期更

今天也是相信小IG的一天!

序章

    “就是这儿了。”

    车随着宋义进的声音缓缓停下。姜承録率先下了车,随后是高振宁。他视线穿过层层枝叶落在不远处的白色圆顶建筑上,登时便叫道:“哎我说老宋,为了隐蔽也不至于把车开到这林子这么深处吧,你倒说说你还能看清那研究所啊?”

    不等宋义进接话,车里却传来喻文波的声音:“高振宁你不行啊,那房子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连门口哨兵胸口衣袋的扣子上有只老鹰都看得见。”

    “喻文波你能别拿异能说事儿么,信不信我把你头打掉你都找不着我在哪儿。”高振宁说着把喻文波从车上拽了下来,翻开他后颈衣服领一瞅,果不其然一片普通得毫无存在感的树叶正稳稳当当贴在上面,他啧了一声,“我说你怎么不下来,原来在车上跟你家蓝哥你侬我侬舍不得下来。还有两片叶子呢,快交出来!”

    喻文波一个扭身从高振宁手下钻出,得意道:“我看你就是嫉妒!”他一边说一边用眼神示意姜承録,轻声道,“哟,还没拿下啊。”言毕,他便扔出两片同样普通的叶片,高振宁反手接过就要敲他头,不料喻文波早已跑进了安全距离。

    “你们还有谁记得我们是要执行任务来着?”

    宋义进无奈地扶额出声,就算是娱乐级别的任务也要稍稍加以尊重啊,今天果然又是心累的一天。

    “OK老宋我们都记得来着。”喻文波敷衍地应了一句,随即对着车门旁边站着的王柳羿说,“蓝哥等我们把那玩意儿拿出来给你玩。”

    “杰克你要连这种任务都出问题你就死定了。”王柳羿故意道,他当然知道这种任务是没有出问题的可能的,不过自从自己上个月答应了喻文波的告白后,这家伙好像每天都有点飘,他不禁考虑起是不是自己给他的甜头太多了点。

    “放心吧蓝哥!”喻文波笑道。

那边高振宁已经把叶片分别贴在自己和姜承録的手腕上了,说来也怪,那叶片沾上手臂后便牢牢贴在上面了,不特意撕是不会掉的。但高振宁和姜承録都没什么反应,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喻文波走过去,和高振宁一左一右站在了姜承録的两侧,姜承録把手搭在二人肩上,低声道:

    “三。”

    “二。”

    “一。”

    数到“一”的刹那,三个人瞬间消失在了空气中。

    高振宁正在慢慢接近研究所的大门。

    他脚步放的很轻,几乎没有人能够听见,但他却走得背挺腰直,一副光明正大的样子。

    眼看他就要进入大门了,门口的哨兵却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目不斜视地守着自己的岗位,仿佛看不见他似的。

    高振宁笑了笑,下一秒,两个哨兵突然先后倒地,周围却连个人影都没有,仿佛见了鬼。

    当然不是鬼。高振宁一边以极快的速度依次放倒一楼的所有哨兵和巡逻队员一边想,你们能看见我才有鬼。

    他在一楼大大咧咧地巡视了一圈,很快便发现了控制室的位置。他出其不意袭击了控制室的所有工作人员后,便悄声对着耳麦说道:“筛哥直接移到我旁边。”

    那边有个再熟悉不过声音“嗯”了一声,接着高振宁身边便凭空多出了个人。

    姜承録四处看了一圈便明白这里已经是控制室了,他在监控上仔细看了看二楼的人员分布,又瞧了会儿操作台,才皱了皱眉轻声道:“上面给的资料不对,二楼有γ光线间隔扫射。”

    高振宁闻言一惊,骂道:“狗屁联盟连个资料都给不对,专坑我小IG呢。”

    γ光线对于普通人来说没什么影响,但对他们这些特殊群体来说,却会限制他们的能力,同时会导致眩晕和四肢乏力,等于丧失了行动力。更何况IG众人还是……

    那影响将会更大。

    睿智联盟,高振宁在心中已经暗自骂了上百回。幸好他们习惯性先看实地情况,否则若是贸然上楼,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此时姜承録的目光又转回了二楼的几处监控,他定定地看了会儿道:“有巡逻的地方不会扫射,巡逻离开才会有扫射。”

    “分布得还真不错。”高振宁冷哼一声,对着麦道,“你该上场了喻文波。”

    姜承録拉着高振宁一路瞬移了三次,才站到了目标房间的门口。

    高振宁看着满地昏睡的巡逻员和哨兵感叹道:“唉,看得远就是好啊。”

    众所周知,高振宁近视。

    姜承録看了眼高振宁的眼镜道:“眼镜,很好看。”

    高振宁顿时喜上眉梢。

    两人进了房间,一眼便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金属保险箱,明显得简直像是特意等着他们似的。

    “联盟这点倒没说错,的确是‘进门就知道位置了’。”高振宁点点头,又将那金属保险箱上下打量一番,“嘿,居然是δ金属的,还挺有钱。”

    δ金属对于他们这些特殊人群也有极大影响,除非情况特殊,否则是绝对不可触碰的。

    不过,这玩意儿想挡挡别人还成,想挡姜承録,那是不可能的。

    果然,高振宁眨眼的功夫,姜承録手上已经稳稳托着块儿玻璃了。

    “就是这个?”

    姜承録点点头,下一秒玻璃便不见了。

    王柳羿躺在沙发上听歌正听得好好的,突然腹部一沉,一块玻璃猝不及防出现,吓得他大叫一声,差点儿跳起来把玻璃砸了。

    “怎么了?”闻声匆匆出现的宋义进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笑道,“shyshy居然也学坏了。”

    “肯定是宁王带坏的,”王柳羿下了定论,“筛哥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拿起玻璃仔细看了看,玻璃内部封着一层冰块,冰块中间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真不知道又是个什么玩意儿。”王柳羿托着腮嘟囔着,“该回来了吧。”

    话音刚落,三个人便凭空出现在了车上。

     “蓝哥!”喻文波笑得眼睛弯弯,“先点菜吧!”

    “看来IG还真没让我失望啊。”

    烟雾自男人口中缓缓吐出,他低低地笑了。

    “这种简单的小测试果然没有难度,我可真是越来越期待了。”

    天色渐沉,乌云密布,山雨欲来。

评论(1)

热度(87)

©西风未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