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双花】孙哲平生贺

大孙生快!

花吐paro,临时肝的双花生贺

繁花血景一万年!

 

孙哲平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嗓子眼。

他晃了晃依旧有些晕乎乎的头,认定了这是因为昨晚的宿醉未消,估计是想吐。于是他晃晃悠悠地扶着墙站起,往卫生间走,对着马桶就准备吐个一干二净。

他自知酒量不好,能避的酒都避了,没想到还是被灌成这样,

他张口,堵在嗓子眼的东西慢悠悠地滑下来,却在即将吐出的一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劲。

什么玩意儿?又滑又腻,还带着一点点浅浅的香。

孙哲平瞪大了眼看自己吐出的东西。

一片花瓣。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是一阵猛咳,这下好了,三片花瓣。

孙哲平呆了一呆,随即明白过来。

花吐症。

他自嘲的笑笑,想着自己终于也到了这单思成疾的地步了吗?

脑海中那个扎着小辫儿模样的人越来越清晰。

 

孙哲平想起以前张佳乐和他闲聊,问他若是得了花吐症,会怎么办?

他记得当时自己的回答是,直接去吻了暗恋对象呗。

语气特别特别的潇洒霸道。

而现在,他真得了花吐症,却发现原来自己是不敢的,不敢那么做。

连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总之在第一时间内否定了这个办法。

大不了,就死呗。他安慰自己道。

但是又不甘心,怎么能不试一试呢?

却还是不敢。

 

平日里狂霸酷拽那样的人,终于有了这样那样的忌讳。

只因为一个人。

 

孙哲平把自己吐的花瓣收起来,心想要不要拿这个做一束花送给张佳乐。

正思考的时候,手机响了。

张佳乐的声音立刻传进他耳朵里:“大孙!”

完了,孙哲平悲哀地注视着那一瞬间掉出来的花瓣,清了清嗓子,带着点平常的笑意说:“乐乐,什么事?”

张佳乐的语速有点急,像是很是担忧地问道:“你怎么了?小楼说你三天没出现了,发生什么了?”

三天没出现?孙哲平明显愣了一愣,然后淡定地回道:“哦,没什么,最近手机坏了,正好网络信号都有了点问题,没来及通知,让你们担心了。”

然后张佳乐的语气明显的很不相信:“真的?你现在在哪?”

“家里啊。”孙哲平回答。

“好的你开门。”张佳乐似乎松了一口气般地说道。

孙哲平往楼下一瞧,就看见一簇跳动的酒红色小火苗。

躲不过去了,孙哲平看着满屋子的花瓣心想。

 

张佳乐不敢置信地看着满地的花瓣。

“这些……”他动了下嘴唇,犹豫道。

“如你所见。”孙哲平冲他点头,然后自顾自地问道,“想吃点什么?上次你丢我家的零食好像还有,我都没碰。”

张佳乐呆呆地没说话,半晌他冲上去拽起孙哲平的衣领,显得很愤怒:“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不说?”

“和你无关。”孙哲平任由张佳乐揪着自己的领子,平静得很。

“无关?”张佳乐吼道,然后怔了片刻,颓然地松开手,“是无关,你说得对。”

孙哲平没说话。

张佳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尽力攒出一个笑容,虽然看起来并不好看:“那么,我能帮你吗?比如……追女孩子什么的……你喜欢谁?你们队那个牧师小姑娘?”

“没。”孙哲平摇摇头,“不是女孩子。”

“不是?”张佳乐惊了一惊,然后勉力继续笑道,“男的?谁啊,联盟里的吗?”

“嗯。”孙哲平点头。

张佳乐已经不知道该不该继续问了,但本能是他继续道:“不会是老叶吧?你可别吓我……这这这有点恐怖……”

孙哲平看着他的眼睛,很漂亮,像夜空里的星星发着光。他卷起点温柔的笑意,说:“你啊。”

“我?”张佳乐明显不在状态,然后像是被烟花笼罩了一般,整个人突然炸了起来,脸上一时间染成了绯色。孙哲平的脸在慢慢靠近,他却不想往后退,只得迎上那微带笑意的脸庞——

两唇相触,交换出一个缠绵温柔的吻。

 
评论(5)
热度(57)
© 未闻西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