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三国无双|姜钟】沦陷

短篇,史向,私设有

真的是HE

甜姜视角第一人称

求小伙伴一起耍~

 

那一日,我奉少主之命,降于你。

你清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打量我片刻后,竟亲自扶我起身。

我看见你一贯高傲桀骜的眸中流露出丝缕笑意,我知道的,你一向欣赏看重并乐于结交名士。一个计划在我脑中生成了,我要得到你的信任,借助你的力量兴复汉室。

最后,杀了你。

几乎除了就寝的时间,我都是与你一同度过的。“出则同舆,坐则同席。”与你对弈,陪你练书,亦或是把酒欢谈。你在外人面前所有的高傲桀骜,在我面前总有几分溃不成军。

你说:“以伯约比中土名士,公休、太初不能胜也。”

我知道你有异心,于是动用了所有词句说服你谋反。我也知道,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这一点再清楚不过。

可那晚你让我留下来的时候,我张口,却怎么也无法拒绝。

只不过是放纵一次罢了,我这样说服自己。光线柔和了你的面容,朦朦胧胧中我神思依然恍惚,终是忍不住在你的眉心落下一个及浅及轻的吻。

只是因为利用了你而有些愧疚罢了,我这样对自己说。我不知道,我是在害怕,怕我们就这样彼此沦陷。

 

记得你曾颤声问我:“伯约,可曾有过一丝的真心?”

你的瞳仁像墨汁一般黑,黑色的恐慌在你眸中浓郁得化不开,我的心蓦然一惊。

可我终究只是慢慢垂首,像是长叹一般地说道:“士季啊,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

你似乎被哀伤淹没,身子狠狠地一颤。我连忙去扶,可你却挥袖打开了我的手,然后抿唇一笑,声音轻飘飘的:“没什么。”

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我的意思呢。

你离开了,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我眼前。

 

那日之前,你像是预料到什么,又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你在我耳边叹了一声若有若无的气,唤我:“伯约啊……”

你的声音仿佛累极了般的轻。

第二日,那些兵将破了城时,你几乎站立不稳。你的目光渐渐转向我,无助得令人几欲落泪。

而我,却只能抬头仰望着蓝得刺目的天空,低叹一句:“我计不成,乃天命也。”

 

后来,我强自支撑着,在堆叠的一具具尸体下,找到了奄奄一息的你。你的眸子在那一刹那焕发出令我心痛的神采,几乎刺疼了我的眼睛。

我一句还未出口的“对不起”突然就哽住了,现在说了又有什么用呢,我终究欠了你太多,已经偿还不清。可你却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很慢很慢地张口,用我几乎听不见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

“……对不……起……”

你身体的最后一丝余温在我掌心消逝,我忽然全身发冷,大片大片的黑色涌上眼睛,我好想问一句“何必……”

何必这样心甘情愿,何必如此一生沦陷。

 

我又看见你了,在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向我走来,高傲桀骜的眼中荡起层层笑意的涟漪。

“伯约。”

你的声音轻灵通透,温柔至极。

原来,我们早已互相沦陷。既如此,为何还要继续抗拒?

于是我笑着迈开步子向你走去。

 

再也不要放手,再也不会分离。

 
评论(8)
热度(16)
© 未闻西风|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