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周江】剪(1)

1.

周泽楷隔着几层纱帘往里望去,隐隐约约看见江波涛倚着软榻,手里似乎在忙着什么。

屋外簌簌飘着雪,即使有萧索的风声也静谧得仿佛空无一物。但屋内并不安静,周泽楷能清晰地听见炉中炭火燃烧时所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很好听,周泽楷能想象到细小的火星飞溅,拥有一刹那的明亮,随即便逝去。他喜欢这声音。

周泽楷喜欢冬。

江波涛便是在一个冬日的下午,第一次来到他面前。

 

彼时周泽楷只是老将军手下一个小小的将领,因出色的作战能力而被赏识,老将军希望他能多加历练。就在一次出征前日,江波涛出现了。

周泽楷坐在厅里,看见那一袭玄衣的男子缓步而来,立在门庭前,面带微笑地躬身一礼。

细雪在他身后落了满地。

 

那一仗,周泽楷赢得漂亮,多亏江波涛临时分析而出的奇计。升官受赏那晚,周泽楷喝得酩酊。他被侍从扶着跌撞着回屋时,一眼便看见桌上一碗热好的醒酒汤和炉里刚刚燃起的安神香。

他几乎能想象出江波涛算着时间吩咐仆人准备这些时温和的眉眼。。

江波涛坚决不要官职,他说他只想做一个普通的、类似于门客一样的人,并且他选择了周泽楷。几番尝试后,周泽楷放弃了说服他的这个念头,况且他本也不怎么擅长交流。于是他将江波涛安排住进了自己的府邸,并且给了江波涛一间专用书房。

江波涛给自己的住处起名“泱起阁”,又把周泽楷的屋子叫“云中居”,他还写了两张匾挂上。江波涛的字起笔不生涩,收笔不拖延,劲瘦而有风骨,周泽楷非常喜欢,偶尔便让江波涛代他写奏章。久而久之,满朝都以为周府来了个字迹俊秀的代笔先生。周泽楷把这话告诉江波涛,对方笑着调侃道:“既叫我一声先生,我哪能负了这称呼?周大人,您从今往后写字的活儿,在下全部包了!”

 

周泽楷在帘外,过往的几件事走马灯似的在脑海中冒了一阵。片刻他回过神来,悄无声息地掀了帘进去。

“江?”

话音刚落,“嚓”一声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撕破了。接着是周泽楷回忆里主角的声音:“小周?”

周泽楷走到榻边坐下,看见江波涛左手捏一张棉纸,右手持一把剪刀,原来是剪窗花玩着呢。窗花还没完成,绵纸上有一个大概的轮廓,像个人影,似乎是某个神仙。只可惜中间划了道大口子,却是全毁了。周泽楷想起刚进屋那声响,估计是江波涛冷不防自己出声,给吓了一下,剪刀不小心给划的。

“虽说有点可惜,不过只是剪着玩儿而已,没什么的。”江波涛看见周泽楷面露内疚神色,连忙说道。他安抚地拍了拍周泽楷的手背,把剪刀连同残破的窗花一并收了,从炭炉上支着的小架上拎了一把小茶壶来。

“前几天刚到的新茶,我听说你尝都没尝就全给了我?味道挺好的,来一杯?”

见周泽楷点头,江波涛便取了两只小茶杯,小心翼翼地到了两杯茶。茶是热的,腾起些白气。在空中慢悠悠地打着旋儿往上升。

“怎样?”江波涛捧着茶杯暖手,即使在温暖的屋中,他的手也仍然十分冰凉。

周泽楷已经尝了一口,到“好香。”言毕,他一饮而尽。茶很热,但不烫,他感到一阵暖流自喉而下,暖至腹中。

“小周,你这不是品茶,是喝水……”江波涛“扑哧”一乐,握着杯子道“品茶不比饮酒,要仔细斟酌里头味道才是。茶是自然生的,味道不为人所拘,是以更有可品的意味。酒则是人酿制而成的,适宜了人的口味,并以此辨别优劣。所以,酒可畅饮,茶要细品。”

周泽楷笑了笑,拨了江波涛的几根手指在手心按了按:“怎么还是这么冷?”他放下杯子,转身对屋外吩咐道:“烫壶酒来。”

“小周?”江波涛挑眉。

周泽楷轻轻道:“给你暖暖身体。”

 

府里的人做事向来不敢懈怠,不过片刻功夫,便有一侍童托了一酒壶并两只小杯来。周泽楷点点头,侍童便仔仔细细地斟了两杯酒来。琥珀色的酒液盛在杯中,微微晃动着,酒香乘着雾气飘升到二人鼻端,勾起了馋意。

“大冬天里这样热热地喝一口酒,”江波涛捧起杯子先抿了一小口,“哎,好酒!”他惊喜地看了一眼酒壶,一口饮尽,“小周,你府上好东西还真多。”

周泽楷也已喝了一杯,他挥手令侍从退下,然后亲自又斟满两杯:“你也很好”。

江波涛一怔,抬眸看向周泽楷,便见那俊美的脸上微微有一丝薄红,不仅自己也有些脸红。他赶紧接过酒杯,掩饰性地喝了一口,岔开话题道:“真想这样边吃酒边架个铜锅涮羊肉片吃,”他颇有些向往地看那糊了纱的窗户,“我以前到了飘雪的时候,便常常找个小酒馆,要一壶热酒一盘羊肉片自己涮着吃,调料也是自己配的,不紧去了腥膻而且香得不得了。就这样一口酒一口肉,边吃边赏那雪景,可真是惬意!”

“江……以前一个人过吗?”

“嗯,我是个孤儿,受一位老爷帮助念了私塾,后来做过几年教书先生,”江波涛淡淡一笑,“不过都是以前了。有一天我在路上看见军队回城,当中有个一身玄甲的将领,神采奕奕,英武非凡,我便想着要极尽所能去帮他,他不该屈居这样的位置……那人便是你。”

周泽楷看着江波涛脸上温柔的笑,有些恍惚,他突然感到江波涛的笑有些悲凉,可能是自己的眼花了吧,他握紧江波涛的手,没有说话。


 
评论(11)
热度(33)
© 未闻西风|Powered by LOFTER